第二十六章 一绝妙手(1 / 2)

;;;;周围的人,自然都是跟他一样的反应。

;;;;没有人看见一个七老八十的老者,被提起来甩葱一样乱甩还能够安然淡定。

;;;;特别这个老者还是一个家族的顶梁柱,曾经的柱石人物。

;;;;门外有舒家的家人听见急救室里一片闹哄哄。

;;;;有人趴在玻璃门上开了个缝。

;;;;“我的妈啊!老爷子的尸体被人当成香肠一样到处甩。”

;;;;“快拦住他!”众多舒家的家人冲进来,就好像疯了一样,每个人的脸上都布满惊恐的神色。

;;;;“啪!”

;;;;就在下一秒,陈琦猛然一巴掌拍在老者背上。

;;;;老者胸口的那根金针,顺势脱落。

;;;;“咳……咳咳!”舒云鹤大口大口地咳出血来。

;;;;同时,双眼缓缓睁开。

;;;;浑身上下那种死人般的蜡黄色,也逐渐消退下去。

;;;;“有救了。”陈琦低语一声。

;;;;而后,使出一套神秘的掌法,继续在舒老爷子的身上,连续拍击了三十六下。

;;;;每一下,都在舒老爷子的身上,拍出了大片大片的白雾。

;;;;“你们都别动!舒云鹤正在度生死危机。”

;;;;金针张绝不愧是圣手神医之一,立即看出一些门道。

;;;;刚才陈琦所展现出的手法之玄妙,角度力道之完美,是他前所未见。

;;;;他已经可以断定,此人之医术,神鬼莫测,甚至有可能在自己之上。

;;;;“张神医……”

;;;;“都别动,给我滚!你们还要不要你们老爷子活命?”张绝怒喝。

;;;;众多舒家人立即退开。

;;;;陈琦继续专心诊治着眼前的老头,全然没有看到身后的变化。

;;;;“来点凉水。”陈琦说道。

;;;;“你刚才的针毒太热,太燥,加上他体内本已至微末,再无法排火毒。”

;;;;张绝亲自为陈琦提了一桶净过的凉水。

;;;;陈琦端过来凉水,照着老爷子赤裸着的身体就泼过去。

;;;;“我去。”张绝捂住眼睛。

;;;;这治法是到底是中医还是兽医?

;;;;一盆凉水泼上舒老太爷。

;;;;舒云鹤猛然睁开眼,大喝一声,“冷。”

;;;;“真醒了!”张绝眼睛一瞪。

;;;;“取你的药来。”

;;;;“我那药小神医你能用么?”

;;;;“有牛黄那一味的,速速拿来。”

;;;;几颗丹药入陈琦的手,顺势就被他送进老头嘴里。

;;;;舒云鹤吃下以后,脸色顿时红润不少。

;;;;“生机将尽,如今能不能醒来,就看他自己了,我已尽了所有的手段。”

;;;;陈琦用凉水洗了洗自己的手,看向张绝。

;;;;张绝上前伸出手,开始为床上的舒云鹤诊脉。

;;;;沉吟片刻,他脸有喜意。

;;;;“绝脉复生,小先生您真乃是当世神医。”

;;;;张绝朝着陈琦,躬身弯腰下去。

;;;;“张神医,你何必拜我。”

;;;;“若不是小先生你救了舒老头一命,恐怕我所谓的金针张绝名声也就毁了。”

;;;;“无妨。”